【共同战“疫”】我校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工作日记(22)
——为患者筑起康复回家的路

发布者:scl发布时间:2020-02-25浏览次数:10

转眼间来到湖北黄冈即将一个月,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,已经忘记了时间,星期几、几号,也忘记了恐惧和不安,每天就在做好个人防护和护理新冠肺炎患者之间来回切换,行走在驻地和医疗点之间两点一线。但是至始至终没有忘记的,是做好防护,争取救治更多的病人,为了新冠肺炎患者铺就一条康复回家的路。

初到武汉,这个往日人声鼎沸,热闹喧嚣的地方,如今变得寂静、冷清,这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的意义,武汉别怕,我们来了,给湖北加油,也给自己鼓气,我们要让这座城市重新繁华热闹起来。正式进入实战前,我们进行了紧张防护训练,白天时候紧,我们晚上加班练。记得进入战场的第一个班是大夜班,我们这一组,一晚上接诊了20余名患者。一个班八小时下来,身上早已经湿漉漉的,换衣服的房间没有空调,没有暖气,窗户和门都开着,冷冷的风不时吹来。战时状态,特殊时期,没有什么可抱怨的,勇于担当,选择了就勇往直前。

医疗队经过前期的磨合,各项制度和流程逐渐完善,物资和工作环境有所改善,唯一的感觉就是冷,习惯了北方冬天的暖气,厚厚的防护服里要再穿上厚厚的保暖御寒。工作忙起来,就变成了湿透的凉背心。我们知道自己的使命和任务,条件不管再难,也要咬牙坚持,作为医护人员,完成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是值得骄傲的事。


我们托管的病区有120张床位,分为东、西两个病区,几个班下来就收满了,由于重症监护病区床位有限,每个病区都有不少危重症患者,工作任务很重。一名60岁的大娘,因为发热、憋喘、咳嗽控制不好,由当地医院转入大别山病区。看着病人憋喘厉害,神情高度紧张,测氧饱和度才80,赶紧给予高流量吸氧等系列治疗。老人家病情太重,活动不方便,我们就主动给她翻身,伺候大小便,喂饭,喂药。在团队精心照料下,老人逐渐好转,能完全自理,转入普通病房。要离开监护室的时候,她拉着我的手,不愿意松开,以为不让她住在这个病区了。哭着告诉我们,她相信我们,我们比她自己的孩子对她还要好,直到听我们说,还是我们照顾她的时候,她才同意离开。

病区不允许病人没事随便串门,有个20多岁的轻症小伙子,没事就到隔壁女病室。我告诉他不能随便走动,他告诉我说,那个房间住着他的一个同事,他们都是医务人员,因为怀孕了,恶心呕吐的厉害,他主动去照顾她。我们告诉他,交给我们吧,我们一定替你照顾好她。我们还把照顾那个女孩当作了交班的内容,平时上班,我和组员都会带些水果给她,还有医疗队派发的牛奶也都给她带过去。前天,这个女孩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,和那个小伙子同天康复出院了,他们临走前对我们依依不舍,拉着我们的手,久久不愿放开,说想对我们表达谢意,她说要向我们学习,对病人无微不至,面对病毒勇往直前,她会尽快重回战斗一线,跟我们一起抗击疫情。



为了更好的收治危重症患者,提高治愈率,降低患者死亡率,我们第二批医疗队在总指挥部的指示下,又组建了18张床位的重症监护病区,现在收治的患者中,有两位耄耋之年的老人,在医疗队的精心救治下,目前病情稳定。

战斗还在继续,在医疗队精心医治和照顾下,看着一批批康复出院的患者,感觉很满足很幸福,这是我们真正的价值体现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黄冈地区的出院人数在不断增加,确诊病例不断减少。面对家人,面对亲情,此时的我们要说声抱歉,因为这是我们的使命,也是我们的职责,不管多久,不管多难,我们一定坚持,我们相信为黄冈患者铺就的康复回家之路会越来越好,越来越宽。

 ——姜曙光记于湖北黄冈



今天是来到武汉的第20天,早晨起床上班,发现武汉又下雨了,天有点凉。与我同组上班的是我院NICU的张勇老师,急诊科的侯文凯老师,ICU二区的马士亚老师。他们不仅业务能力熟练,性格也很好,张勇在我们山东医疗队负责后勤保障,他利用空闲时间帮助我们搬运及发放医疗和生活物资,保障了我们在武汉的生活,不论自己平时工作多辛苦,需要他时他准会出现。今天穿防护服时他就在旁边帮我修正,为我固定手套,脚套,外科口罩等。收拾整齐,互相写上名字,互相检查无遗漏,我们就这样一齐由清洁区,走向污染区。


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常听不到身边队友的声音,我们都需要大声去说。由于我们收治的都是危重症患者,年龄较大且合并基础病较多,张勇老师总是很耐心的探下身子,与老人交流,做宣教,做操作,我们今天负责的病人有好几个自理能力偏差,他也没有任何不耐烦,总是笑着说,她们只不过是生病了,我们应该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助她们


因为病人病情较重,感觉没有一个班可以安安稳稳上下来,但是这次不是病人出现状况,而是我,临下班时,我发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,越来越困难,这时侯文凯老师发现我的状态不对,将我扶到护士站,让我休息,马士亚老师看了一下时钟,告诉我让我先出去,剩下的工作他来做,又再三叮嘱我一定要洗手后再出门。就这样,我和一位医生一起退出了污染区,当我脱下口罩时,发现口罩湿透造成了我的呼吸不畅,里面穿的手术衣也全都湿透了。做好个人清洁与消毒后,我在清洁区等待他们下班,他们出来后基本同我一样手术衣全部湿透,但他们没有先去更换手术衣而是问我怎么样,当确认我无恙后,才去做个人的清洁与消毒。我能与这样的队友一起奋战,感觉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,这更加坚定了我战胜疫情的信心!

 ——侯亚文记于湖北武汉





扫描关注
金沙js0888新浪官微
扫描关注
金沙js0888官方微信
  • 新浪
  • 微信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